“后浪”們不知的公用電話亭拆除了,誰還會記得那個年代?

作者:羊脂玉 責任編輯:田小夢 2020.06.17 06:50 來源:通信世界全媒體

通信世界網消息(CWW)走進一個方方正正的格子間,投下兩枚硬幣或插入一張磁卡,跟異地的親人、戀人、朋友在這個狹小的空間里,戀戀不舍地聊家長里短、生活瑣事或人生理想……公用電話亭,承載了一代人的青春記憶。

據工信部發布的《2019年通信業統計公報》顯示,2019年中國移動電話用戶總數達16億戶,移動電話普及率達114.4部/百人,這意味著很多人擁有不止一部手機。當人們漸漸忘記了還有公用電話亭的存在,直到近日,沈陽聯通發表公告,宣布將于6月30日起全面停止公用電話類服務,包括校園藍卡、普通值守公話、其他IC卡等等,要求公用電話機主去營業廳辦理轉退網業務,逾期將統一拆機收回。

1592347920182059511.jpg

塵封的記憶被喚醒,你還記得那時排著隊打公用電話的日子嗎?

中國公用電話的歷史比我們想象中更悠久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公用電話在中國流行是在90年代初,對此,60后、70后最為記憶猶新。但真正追溯中國公用電話的歷史,卻比這早了近100年。

1878年,美國舊金山出現了世界最早的公用電話亭,公用電話逐漸在歐美流行。1882年,洋氣的上海灘緊緊跟上國際步伐,由丹麥大北電報公司設立了第一間公共電話室,比日本東京、橫濱還要早上整整8年。1932年,美商上海電話公司在租界內裝設了投幣式公用電話亭,要投入特制的角幣才能使用。

北京也不甘落后。1914年,北京電話局公用電話處經營了京城第一部公用電話。1929年6月,在前門外西河沿東口開通了京城第一家私人代辦的公用電話。1949年解放前夕,北京市內有公用電話41處。

1592347954585063491.jpg

當然,在這段時間內,公用電話只是富人們之間的通信工具。有錢的公子小姐們炫富的方式不是曬豪車、豪宅,而是坐著黃包車到公共電話所,在眾目睽睽之下打一通公用電話。

之后,經歷了戰爭的破壞,中國電話線路網及相關設備一直沒有鋪開,也沒有升級。

新中國成立后,電話線路網現有設施慢慢得到修復,線路同時用于電話和電報系統。比如北京26個郵政支局全部安裝了公用電話。1951年5月,北京電信局在城區開始發展私人代辦的“傳呼公用電話”,被稱為“人民電話”。為方便百姓使用,傳呼公用電話多數設在胡同、街巷的小百貨店。當年年底,北京市公用電話發展到287部,其中傳呼公用電話159部。

六十年代,電話網絡得到擴大,并開始啟用進口的設備。

七十年代,公用電話網完成建設。1982年,以北京作為試點,投放了第一批投幣的公共電話亭。

1993年,北京的公用電話突破一萬部,還有550部投幣式電話亭和180座有人值守電話亭站立街頭,330部磁卡電話分布在各大賓館飯店。

在家用固話出現之前直到20世紀末,中國的電話用戶,從1949年的26萬,增至1978年的214萬,普及率僅達0.43%?!把b不上,打不通,聽不清”的電話雖然讓人頭疼,但還好有公用電話,這成為了當時人們最主要的戶外通信方式。即便通話費由每次4分改為5分再到(3分鐘)1毛,排隊打電話的人始終絡繹不絕。

熱衷屏蔽的中國人曾經那樣渴望溝通

公用電話不僅是交流工具,更承載了人們的期待、焦急、悲傷與快樂,小小的一平方米隔間,接通了一代人的情懷。

“某某某家接電話!”樓下嗓門大的大爺大媽一聲喊,被點到名字的人就匆匆奔出門來,臉上帶著期待和興奮。

1592347988010084560.jpg

喊話的大爺大媽,在當時還有一個專業的統稱“公用電話代辦人”。在無人值守的公用電話出現以前,公用電話代辦人是一個時代服務精神的縮影。

1980年《北京日報》2版開設了“傳送公用電話的熱心人”欄目,其中有一篇報道講述了一個“全家代辦”的故事。當時,天壇街道向榮街10號樓居民王淑琴管傳呼公用電話已經11年,她全家8口人都為此忙活兒。文門外遠望街居民王魁漳1955年就成了傳呼公用電話代辦戶,負責15條街、巷、胡同共2000多戶。1980年,已76歲高齡的他仍然堅守崗位,刮風下雨、嚴寒酷暑都未誤過事,被群眾稱贊為“熱心老人”。

到20世紀90年代,IC卡電話亭開始大面積鋪設,在2000年左右達到了巔峰期。讀小學的90后,讀初高中的80后,讀大學的70后,入學標配除了書包文具,一定有一張面值三十塊的IC卡。

1592347999044031996.jpg

夜幕降臨,宿舍樓下、路燈旁的公用電話亭,就成了校園里最熱鬧的場所。向父母匯報學習成績、和遠方的戀人互訴衷腸、跟異地的好朋友聊聊近況,第一時間搶到電話的人喜滋滋地沉浸其中,在后面排隊的人一臉苦大仇深地想:“這人到底還要聊多久?”有急事兒的人,甚至會直接上前按掉電話,雙方開啟一段口角推搡。

除了學生黨,擁有BP機的“潮人們”,也離不開IC卡電話亭。腰間的BP機一響,就要立刻找臨近的電話亭“復機”,生怕錯過什么要緊事兒。

1592348010451079844.jpg


當現代人已經習慣分組屏蔽親朋好友、同事同學時,有一代人的記憶里,總是忘不了以前每天從早餐錢里摳摳搜搜省下來的幾角硬幣,只為了走進那個電話亭,在通信電波中留下自己人生里或輕或重的一筆。

人手一部手機以后,電話亭只能消失嗎

人手一部電話的時代來了。

2008年,中國網通和中國聯通合并,IC卡和公用電話攜手步入衰退期。如果隨機在路上找一名20歲左右的年輕人采訪,他們一定會說:“誰還有IC卡?201卡是什么?”

在這個幾乎人人都擁有智能手機的時代,公用電話亭已經過時,在中國的很多地方,他們成了小廣告的免費張貼欄甚至是城市垃圾箱。前兩年,中國聯通還提供公用電話亭免費撥打救急電話的服務,即使在你沒有零錢、沒有可用來支付的卡時,仍然能免費撥打110、120、119以及122等緊急電話尋求幫助,但這項服務也鮮有人使用。

曾經花費大價錢布置的公用電話亭只能面臨消失的結局嗎?世界各地富有創造力的人開始尋求解決方案,希望能將這些城市舊物變成對當前社會更有用的藝術品。

在上海,公用電話亭被改造成擁有現代酷炫外觀和豐富功能的個人空間,包括:免費WIFI、USB充電插座、休閑座椅、報刊架、咖啡桌、夜間閱讀燈和緊急公用電話。在上海豫園路900米長的任性島上,作為城市家具永久向公眾開放。

藝術家們似乎有更多的奇思妙想。在法國,公用電話亭被改造成了露天的水族箱;在巴西,電話亭被改造成街頭裝飾;在荷蘭,電話亭搖身一變,成了吸煙亭;在德國,電話亭可以是公益書店,為周圍的社區居民提供二手書服務。

西方國家對公用電話亭的改造,也為中國電話亭的改造提供了新啟示。越來越多的城市開始將看似無用的公用電話亭改成更具有人文關懷的物件。比如烏鎮景區的電話亭,被改造成洗手臺;湖州地區的一些電話亭,改成了宣傳綠色生態的工具;還有一些設置在學校附近的電話亭,兼備了街頭相片打印的功能。

沒用過電話亭的00后,還可以在各種影視作品中找到電話亭在生活中的戲份。在趙薇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中,告訴我們用公用電話分手的正確方式;在王家衛的《阿飛正傳》里,劉德華在電話亭旁苦苦等待張曼玉的來電;在宇宙大IP《哈利波特》中,進入魔法部的入口是一個廢棄的紅色電話亭……

回到我們最初的問題:當運營商全面停止公用電話類服務,當每個人都擁有了自己的手機時,誰還需要公用電話亭?事實上,只能打電話的的公用電話亭已經消失,而不斷更新功能、挖掘更多可能的新型公用電話亭,永遠值得擁有一席之地。


通信世界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通信世界全媒體”及標有原創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通信世界網。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摘編及鏡像,違者必究。對于經過授權可以轉載我方內容的單位,也必須保持轉載文章、圖像、音視頻的完整性,并完整標注作者信息和本站來源。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通信世界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相關作品刊發之日起30日內進行。
發表評論請先登錄
...
CWW視點
暫無內容
...
CWW專訪
暫無內容
...
產業
    暫無內容
关于分享经济模式赚钱的论文 安徽11选5开奖查询 正规赌场直营网站 新福建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华夏基金财富宝 6个平码算下期的平特肖 基金股票怎么玩法 北京pk拾玩法技巧 安徽快三投注技巧查询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今天